木甬

生鱼忧患,死鱼安乐。

【喻黄】【学着去爱你】

#喻黄##人造人paro#

#学着去爱你#



01.

        “诶这里就是销毁报废机器人的地方啊,意外的整齐呢,不来的话我还以为就是一堆破铜烂铁堆在一起然后扑通扑通地往大熔炉里扔,没想到竟然是这么高级的压缩式处理啊,哎呀呀我们学校还真是卧虎藏龙啊——”

   

        “啊!到了吗到了吗!这就是老师指定给我修理的机器人了吗!哈哈哈哈这位同志谢谢你啊,剩下的不麻烦了,我自己进去看就好了!”


        停放间外的走廊传来兴奋的人语声。应声灯忽忽地闪烁了两下,一片漆黑的停放间瞬间被照亮。迈步而入的少年学生眨着眼睛环顾着四周,最后目光停留在角落这具机械躯体上,眼中的惊讶一览无余。


        “表面上看起来机体非常完整,并没有严重的损坏,甚至可以说是全新的,不是吧这样也要被销毁啊,你难道有什么特殊毛病吗来来来让我来看看。”


        学生一边拿起桌上的资料,一边竟是喋喋不休地和这人造人说起了话。目光扫过密密麻麻的资料,学生顿时瞪大了眼睛,说不出是骇然还是惊喜。


        “诶你居然有名字啊,喻文州?啊这可是只有学校的重点研究项目才会被定名的啊,不然你肯定是个007或者014啥乱七八糟的玩意,说不定是250也有可能的?啊说回来作为研究项目为什么会被扔来销毁,肯定是失败了吧,我看看,这是……”


        目光继续向下扫去,学生的眉头慢慢皱起,口中的语气越发的不可思议。


        “这个项目本来是想研发出类似于指挥官,人类智能同战斗力并重的精英人造人。然而你的人类智能部分似乎是成功了,但成功得有点过头……那也不至于被扔来销毁吧,这简直——啊等等这是什么!手部程序瘫痪?!”


        学生震惊地看向了还在休眠的人造人,看向他那机械原件还裸露在外的双手。


        “这……确实是个失败品啊,失去手部功能,就等于毫无战斗力啊!天啊我靠,老师为什么会把修复你的任务交给我来尝试,虽然说不要求成功只是实践一下,但这也太有挑战性了吧!”


        嘴上说着,学生却已经有了几分兴奋的神色,似乎很热衷于这种挑战。


        “好吧既然老师这么相信我,那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了,那就来试试吧,来来来我帮你塞块电池,嗯没错快点睁开你的眼睛看我看我,对就是这样……”


        角落的人造人发出了机械摩擦的声响。他缓缓抬起头,抬起他那张与人类并无二样,似乎永远都在温和微笑的面容,看向了半蹲在他面前的学生。


        一只手停在他面前。


        “呐,喻文州是吧!我是黄少天,以后你的维修者。多多指教了哈!”


02.

        床头的闹铃疯狂地响着。


        黄少天翻了个身,脸朝下地伸出了手臂,大有一种势破山河的架势狠狠地朝着床头一巴掌下去,手稳稳地拍在了闹钟前面坚硬的桌面上。片刻后,一声惨叫响彻了整栋宿舍楼。


        “我靠靠靠,这闹钟怎么挪位置了,还有这床头柜啥时候变这么整洁了难道我昨晚梦游把宿舍整理了一遍吗没道理啊,诶呀我擦痛死我了,对于一个天天都要画设计图的学生来说手可是很重要的啊啊啊。”


        抓着自己的手心疼地揉着,黄少天可算是难得的大早上就清醒过来了。站起来一拉房间的窗帘,他迎着耀眼的阳光眯了眯眼睛。七月份盛夏的酷暑笼罩着大地,楼下街道反射着刺眼的阳光,行人寥寥无几,估计此刻都留着宿舍研究着不知道哪个老师布置的程序。


        黄少天就是如此一所研究制造着人造人的学院中,一名挺普通的学生。


        不过说起人造人。


        “咦昨天我带回来的那家伙哪去了,怎么一大早就不见了人影,虽然昨天让他睡沙发好像有些不道德但也不至于要离家出走吧喂——”


        飞快洗漱好便穿着睡衣晃荡到客厅里的黄少天不免有些郁闷,环顾了一下空空荡荡的宿舍,只见平常乱在一块的各种物品都已经井然有序地被摆放好,唯独不见那个名叫喻文州的人造人。


        一边感叹一声这还自带家务程序挺不赖的,黄少天终于在阳台上看见了一个站立的人影。推开门凑过去,夏日的热浪迎面扑来,黄少天皱着眉头拍了拍喻文州,手上传来依旧冰冷的金属触感。


        “诶小机器人,大早上的跑来这晒太阳干什么啊,没想到你还有这癖好啊据说晒太阳有助于健康或者再做点晨练就更棒了?不过你是个机器人啊,这么折腾有什么用吗?”


        喻文州慢慢扭头看了一眼黄少天,脸上温和的笑容在阳光下有几分模糊。


        “或许就像你们人类所说的习惯吧。”


        嗓音很温和,就宛如一个真正的人类在说话一般。黄少天愣了愣,这种有人愿意认真和自己说话的场景还真不多见。


        “小机器人你也有习惯啊?这还真是挺特别的,也算是人造人中的一个另类了啊啧啧啧。”


        微微偏了偏头,喻文州举起还是机械原件的双手,笑容有些无奈。


        “我本来就是个另类。”


03.

        闹铃依旧像往常那样响起。


        这次黄少天很利索地穿戴完毕,就把喻文州从阳台上揪了回来,拉到电脑前手舞足蹈地比划着。


        “呐小机器人你看,这是我昨天看过你的数据后初步构思好的修复程序,诶诶诶别看那个,这些都是草稿,要成型都还要好久好久呢,不过我现在第一步打算先帮你把手部机体组装好,这样原件都露在外面看着怪可怜的,至于战斗程序什么的还要慢慢来,来来来你看这里……”


        喻文州安静地站在一边,侧着头认真看着兴奋的少年。窗外的阳光在少年脸上勾勒出一层朦胧的金色,充满着生命的朝气。


        看着电脑上一串的数据,喻文州慢慢把手放在了左胸上。他知道这里面镶嵌着一块芯片,那是他的所有。冰冷的机械躯体哪怕在盛夏阳光下也燃不起温热,就如一道道被虚拟的程序,就算消失了,也可以被随时复刻。


        人类少年比划着,眼中是灼热的光芒。


        如果能像他那样,该有多好。


        喻文州出神地看着黄少天,拥有无限接近于人类神经系统的他,此刻不禁有些恍惚。


        黄少天唾沫横飞地讲了半天,直到手指得都有些累了,才往椅子里一倒,回头看了一眼喻文州,问了一句:“你在听吗在听吗?”


        轻轻点点头,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开口道:“你在战斗程序上的天赋,很高。一些敏锐的细节你都能准确把握到,取得的成就应该比现在更高。我有些好奇,究竟是为什么,你现在还是一名普通的学生?”


        这问题顿时问得黄少天一脸往事不堪回首,深沉地摸了摸额头,他有些讪讪地回答。


        “这个……主要是我写结论或者展示成果时废话总是太多,老师基本上……嗯……挺怕我的……”


        少年尴尬又带了些悲愤的神情不由让喻文州噗嗤一声,抬起头看着这挺有个性的家伙,喻文州温和的目光露出几分玩笑。


        “因为话多而不被待见,你倒也是一个另类。”


        “大家彼此彼此。”


         黄少天回头瞪了一眼喻文州,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一样顿时一脸惆怅。


         “怎么了?”


         “你是第一个,认真听我说话的人。”


04.

        闹铃日复一日准时地响起。


        转眼已经到了七月下旬,盛夏的气息一天比一天浓郁,但喻文州还是保持着他那每天早上出去晒晒太阳的习惯。


        黄少天电脑里的演算也越来越多,经常能听见他因为某一个步奏出错而在房间里响彻云霄的惨叫声。每逢这种时候,在客厅整理黄少天留下的乱七八糟垃圾的喻文州,也只能无奈地笑着,然后温和地去安慰他。


        这天死宅到了一定程度的黄少天竟是大义凛然地出了门,在拎回宿舍一大袋吃的后理直气壮地表示是为了庆祝研究有了新进展。喻文州对那只白斩鸡的鸡腿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却被黄少天毫不留情地当面吃了个精光。


        “看什么看什么看,小机器人你是人造人,人造人是什么知道吗,就不是人类,不是人类怎么能吃人类的食物,你顶多闻闻,不然难道要我带你去清洗机体吗!”


        保卫食物的黄少天嘴炮异常犀利了很多,一边吃着鸡腿一边毫不耽搁地讲出来一大段。


        喻文州也只是和往常一样风度翩翩地浅笑着,但看着鸡骨头的神色不免有些惆怅:“少天,既然人造人不是人类,为什么还要用那个人字?”


        满嘴鸡肉的黄少天被问得一愣,支支吾吾了半天直到一根鸡腿都吃完了才底气不足地看了眼喻文州。


        “大概是这样听起来好听?但人造人肯定不是人类啊,他们也算是机械的一种,只是拥有了高智能,就像小机器人你一样。我们人类都是有血有肉的,不是被零件和钢铁组装起来的。”


        似乎怕喻文州不信服一般,说完后黄少天指了指自己的左胸,飞快地补上了一句。


        “就像我们人类拥有心脏,你们只有芯片一样,芯片只是一个程序,包括你们的喜乐哀怒都是被数据化的,不像我们拥有真正的感情,这就是再高的科技也没办法弥补的差别。”


        “真正的……感情?”


        喻文州把手放上了左胸,这个动作他曾经做过,可无论他怎么感受,始终没有触摸到那属于人类的心跳律动。


        “嗯是啊是啊,比如说爱就是人类最复杂的感情,直到现在还不能被数据化的一种情感,所以你们人造人和人类最明显的一个区别,就是你们不懂得如何去爱别人。”


        黄少天说着又掰了一根鸡翅膀,含糊地说道。


        不懂得如何去爱别人?


        喻文州愣了愣,他的程序被称为无限接近人类的神经系统,可终究只是接近,无法画上等号。这所缺的最后一点,便是这所谓的爱了。


        “少天,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诶?你问这个干什么?”忙着吃东西的黄少天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思考了一下还是很认真地回答了,“大概就是包容他的所有缺点,喜欢他的所有,只要见到他就觉得很开心吧?就是那种想永远和他一起走下去,不分开的感觉。”


        这样就是爱吗?似乎,很简单。


        喻文州仍然有些愣神,看着眉飞色舞的少年,机械瞳孔里闪过一丝光芒。


        我想学着去爱你。


05.

        闹铃再次叮铃铃响起时,马上被一巴掌拍得没了声。


        黄少天整整衣领,对着窗户理了理睡得乱蓬蓬的头发。自从喻文州到来之后,他的起床时间愈发的准时了,也许是有这么一个有趣机器人的陪伴让他挺高兴早点开始这一天的,当然他也不得不承认,每天准时布置好的早餐似乎是另一个更大的原因。


        “小机器人啊早早早,今天你又带回来什么早餐啊来来来我看看,呀,这个包子看上去不错,豆浆也挺棒,这盒子里装的是啥啊我看看……”


        兴冲冲地把喻文州从阳台上拉回来,黄少天对这次早餐表示了十足的满意,直到打开那个便装小盒子,他滔滔不绝的点评顿时没了声。


        在喻文州平静的注视下沉默了一分钟,黄少天瞪着眼睛戳了戳盒子里一条条绿油油的东西。


        “这是,什么?”


        似乎对黄少天的突然卡壳有些惊讶,喻文州也是再认真地看了一眼盒子里的东西:“少天,这是秋葵。怎么了?”


        再次沉默了很久,黄少天慢慢扭过头,双目无神地看着喻文州。


        “小机器人……”


        “……”


        “……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早餐会有秋葵啊我靠靠靠,有谁早餐会吃秋葵吗,正常人早餐会吃秋葵吗,会吗会吗,既然不会那么为什么这几根粘糊糊绿油油看着活像缩小版黄瓜的玩意会出现在我的早餐里,如此丧心病狂的搭配你是怎么想出来的,秋葵这种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你的食谱搭配里,而且最最重要的是——”


        “少天,你不喜欢吃秋葵?”


        黄少天一段慷慨悲愤如壮士断腕般的惨叫顿时被喻文州微皱着眉头一句话打断。在保持一脚踩椅子上昂首挺胸发表革命性宣言的姿势沉默数秒后,黄少天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


        “……是。”


        突然头上被轻轻地揉了两下,黄少天一愣,抬头看见喻文州的微笑,刚要发作,就见喻文州手部动作有些僵硬地抬起了他面前的秋葵饭盒。


        “少天,秋葵是很营养的,就算不喜欢吃,也要学着吃点……”


        就在黄少天泪流满面地以为下半句会听到我帮你吃吧这样感人肺腑的话时,就见那一片绿色,不紧不慢地凑到了他面前。


        “来,我喂你。”


        看着喻文州温和的微笑,黄少天此刻心头一万只白斩鸡踢踏着鸡腿呼啸而过。


        片刻后,当抓着豆浆半死不活地坐回电脑前时,黄少天满脑子都是如何入侵喻文州的神经系统看看这脑回路究竟是如何运转的。


        “我靠靠靠不带这样的,现在连机器人都这么,这么,这么……”


        搜肠刮肚半天找不到形容词后,黄少天黑着脸翻着电脑上呈现的程序,对于喻文州程序的解剖研究他可是从没停过,可却无法像熟悉其他人造人程序运转后,来了解他的思路。


        他真的更像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06.

        闹铃没电了。


        窗外暴雨倾盆,昏暗的房间里,黄少天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似乎意识到今天好像缺了点什么,一看闹钟顿时吓了个激灵,瞬间从床上蹦了起来,此时竟然已经接近中午了。


        他可没什么嗜睡的习惯,只是入八月来一直是阴雨绵绵,往往大早上的就有晚上的感觉,大晚上的又仿佛还在下午。对喻文州程序的研究最近也是停滞不前,导致黄少天现在对雨天抱有极大的怨念。


        说起来这给闹钟换电池的活似乎喻文州来了之后便承包了。意外地忽略了这些细节,这可不是他做事的风格。挠挠头,黄少天不免有些郁闷。这家伙,最近在忙活些什么呢?


        客厅里很暗,接连的暴雨似乎洗走了这个夏天所有的阳光与燥热,此刻竟是隐隐有了几分微凉。喻文州还没傻到这样也要出去淋淋雨的境界,在黄少天找到他时,他正在电脑前琢磨着什么东西。


        黄少天确实是吃了一惊。


        虽说喻文州的手部程序还不至于完全不能动,但像键盘打字这种操作还是太难为他了。不过看这家伙一脸专注,似乎是在看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只是他什么时候竟然开始对电脑上的东西感兴趣了呢?要知道他本身就是一台高智能的机器。


        “诶在干什么呢干什么呢,你的大脑不就是计算机吗还看电脑干什么,难道这电脑有什么我没发现的秘密吗,诶这密密麻麻的是什么,咦——!”


        在凑到喻文州边上往电脑上一看,黄少天顿时再吃一惊,直接叫出了声,我靠,这不是自己给这家伙研究的程序草稿吗,这这这,他还一直以为喻文州对此毫不关心呢!


        “少天,起来了?我看你最近研究到很晚,今天又没有什么事,所以没有去换闹钟的电池,让你多休息了一会。”


        似乎是习惯了这种耳边突然响起的叫声,喻文州平静地抬起手,指了指电脑屏幕。


        “既然来了,你看看这程序的编排,是不是有些不合理的地方。”


        “诶?!”


        黄少天再次叫了一声,接连受到三次惊吓他都有些吃不消,“等等等,小机器人你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这个了,我还以为你对这些完全没兴趣!”


        是啊,没有兴趣。


        喻文州淡淡地笑了笑,自己以前,确实不对这程序的研究抱什么希望,更惶论兴趣。


        他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列入销毁名单,对他的修复,哪怕是一批最顶尖的机械师也最终宣告失败的研究。


        后来被分到这个学生手中,他也清楚地知道只是作为垃圾的自己最后一次的废物利用,给小年轻们练练手罢了,从来不曾指望真的能被修复。


        他从不曾指望一个学生能完成那些专家都宣告放弃的难题。


        直到在这个话唠少年身上,他看到了人类独有的温度。


        他会哭,会笑,会因为一小步差错郁闷很久,也会因一点点的进展兴奋地手舞足蹈。他或许给更多人的感觉,只是一个急躁的孩子,但喻文州曾一次次看见,电脑前编程的他,眼中是冷静而认真的光芒。


        在他眼里,自己似乎并不只是一个普通的机械。


        喻文州突然想试着,完成这个修复,和少年一起走下去。


        “好了,现在你来看看这个地方。”


        点着屏幕,喻文州微微扭头看了黄少天一眼,少年眼中闪着认真的光芒,使那本就明亮的瞳孔显得更加漂亮。


        哪怕这是个无法完成的任务,我依旧想和你一起努力一次。



07.

        被重新放好的电池的闹钟准时响起。


        黄少天顶着乱蓬蓬的头发坐了起来,踢踏着拖鞋蹭到电脑前一屁股坐了下来,顶着两个黑眼圈凑到了屏幕前。


        这一两个星期雨就一直哗啦啦地下个不停,转眼已是八月中下旬,这个几乎一半时间都在下雨的夏天意外的短暂,房间里竟然已经有了几分初秋的微凉。


        有了喻文州的帮忙,修复的进程不说突飞猛进,也算是渐渐有了头绪。翻阅着估计是喻文州昨晚熬夜整出来的数据,黄少天不禁有些感叹这家伙程序的神奇,无论是从表现还是这单纯的数据上,都远远复杂过他所见过的任何一种机体。


        就连黄少天也不止一次想象过,如果喻文州拥有正常的手部程序,那他此刻或许已经是新型人造人的领导者,或许已经是那份被无数研究者奉为绝对机密的一个模板。


        当然,或许自己也就不会遇见他。


        那自己呢?


        其实黄少天一直对自己的能力蛮自信的,他也无数次想过,如果自己能改掉这话唠的习惯,能用最精炼的方式把成果展现给他人,此刻他也绝不会是只能拿报销处机器练手的普通学生。


        那要这么说起来,反而是各自的残缺造就了他们的相遇。


        想起喻文州以前开玩笑地说过,他们就是各自世界中的两个异类,黄少天不由地笑了笑,将注意力又放回了电脑前。


        其实异类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就像当他第一次发现喻文州竟然在认真听他说话时,他没有丝毫地在意到喻文州只是一个程序,他很惊讶,惊讶终于有个人能倾听他的一言一语。


        是啊,人。


        哪怕是曾经义正言辞地指出人造人与人的区别,哪怕是一直唤喻文州为小机器人,若不是看到屏幕上密密麻麻的数据,他真的不敢相信,喻文州和他有什么不同。


        如果喻文州能学会爱的话,他恐怕就已经是一个真正的人了。


        “哎呀想什么呢想什么呢想什么呢,集中注意力,干什么呢你!”想得愣了愣,黄少天竟然是油然而生一股遗憾,不过在回过神来的当口他又迅速地教训了自己一句,拉过鼠标继续扑到了电脑前。


        “少天,吃饭了。”


        几乎就在同时,敲门声响起,这半个月来黄少天除了吃喝拉撒都扑在电脑前,对于喻文州这种时不时的敲门提醒,黄少天已经习以为常了。应了一声马上来,黄少天把鼠标一放,顺便看了一眼电脑准备离开的刹那,他猛然愣了一下。


        刚被扔开的鼠标瞬间被紧紧抓住,黄少天猛地凑回了电脑前,把数据拉回了他刚才撇到的那一行。


        抓住鼠标的手在颤抖着,黄少天死死瞪着屏幕,当刚才看到的一行字再次映入眼中时,他看见电脑屏幕上倒映着的少年的面容,在这一瞬失去了血色。


        【中央芯片寿命:十四天二十二小时】


        黄少天愣愣地看着这一行字,跌回了椅子上,抓着鼠标的手骨节发白。


        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喻文州被列入销毁的另一个原因,竟是因为其芯片的短暂寿命。


        “少天?”


        见屋里许久没有动静,喻文州再次扣门并得不到回应之后,他慢慢推开了房门。


        少年紧紧顶着电脑屏幕,当他走过去正欲看看是出了什么事情时,少年仿佛回魂般啪地一声关上了电脑,像受了什么刺激一样挡在了电脑前面,似乎在藏着什么东西。


        喻文州皱着眉头后退了两步,黄少天的脸色难看地有些不正常:“少天,怎么了?”


        少年拼命摇着头,竟然是一个字没说,就直接把他推出了房间。


        那一天,黄少天的房间内,意外地安静了一整天。


08.

        闹钟的响声听在黄少天耳中简直是每早准时的催魂铃。


        几乎是抓着外套就冲向了客厅,在看见桌上已经摆好的早餐和阳台上安静站着的身影时,黄少天才重重舒了口气,抓起一块面包像嚼橡皮筋一样僵硬地嚼着。


        哪怕是知道现在离那十四天的尽头还有一周的时间,黄少天也总是不安地害怕,哪天早上起来,宿舍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这一个星期他尽量保持正常,可还是引来了喻文州一次次疑问的目光,黄少天也一次次警告过自己不能让喻文州知道,可每次看见喻文州那平静而深邃的机械瞳孔,他都会莫名的感觉,喻文州或许早就知道了。


        心烦意乱地猜测着,黄少天抓起杯子往嘴里灌,喝了半天才发现里面根本什么都没有,再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一旁的喻文州那平静的目光,黄少天真的想一面包拍死自己算了。


        “少天,你还记得上次你和我说过的,什么是爱吗。”


        就在黄少天绞尽脑汁想着要如何解释自己最近的失常时,喻文州竟是一本正经地说了一句如此无厘头的话。黄少天抓着空杯子,诧异地看着他。


        “你……想吃白斩鸡?”


        喻文州淡淡笑了笑,说出了一句让黄少天差点把杯子吃鼻子里去的话。


        “我想我学会爱别人了。”


        黄少天的大脑卡机了三秒。


        不是吧,这家伙看上哪个女机器人了?难道他每天早上出去晒太阳就是为了看美女?!


        “如果有一个人,我愿意包容他的所有缺陷,喜欢他的所有,见到他,就会不由自主地感到喜悦,那我是不是就学会去爱他了?”


         喻文州认真的神情顿时看得黄少天没了脾气,自己好像是这么说过吧,但是,但是自己也没有爱过别人啊现在还单身着呢,说出来的这家伙还真信啊,这这这……


        “别开玩笑了小机器人,你们人造人是不可能懂爱的,你们压根就没这程序,这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意味着你是不可能学会的除非把你拆了重装,而且就现在的科技还没发达到能教会机器人什么叫爱呢。”


        “可是少天,你说过爱一个人就不过是想同他一起走下去,永不分开的感觉。”


        “是呀是呀我说过,但是这能一样吗,你……”


        黄少天突然愣了愣,他想说,你可以陪那个人走下去吗?你们机器人的寿命,远比人类的短暂。


        你知道吗,就算你学会了爱,也没有爱别人的时间了。


        你真的只是一台机器。


        一台即将报废的机器。


        黄少天扭过头,突然红了眼眶。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转过头,他似乎已经猜到了黄少天没说下去的话。温和地笑着,喻文州轻轻把一只手放上了黄少天的肩膀。


        “我会一直陪你走下去的,少天。”


        “…………”


        黄少天狠狠瞪大了眼睛,企图把眼泪给折腾回去,他不想当着喻文州的面掉眼泪。


        他一直觉得哭是很懦弱的事,只是想逃避现实的愚蠢方法。


        可在这么一瞬间,他真的希望时间能同现实一般被逃避,这分秒的流逝可以稍稍慢下它们的脚步。


        我也想陪你走下去啊。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


09.

        闹铃响了。


        黄少天却一头睡到了傍晚。


        昨天通宵在补着老师布置的其他作业,这转眼已经八月底,新的学期眼看就要开始了。


        喻文州在黄少天眼里,也总算是人性化了一回,直到外面太阳都没影了,才把黄少天从床上叫了起来。


        在随便扒了几口泡面后,喻文州以总待在家里对身体不好的理由,微笑着提出了下去散步的建议,黄少天沉默了三秒,乖乖在这真的一点也不心脏的笑容面前举手投降。


        喻文州一直对黄少天宅在家里以泡面为主食的生活方式表示不欣赏,这一个夏天也没少拽着黄少天出去溜达过,所以像往常一样随便套了件衣服,黄少天便跟着喻文州下了楼。


        直到被风吹得一个哆嗦,黄少天才郁闷起自己为什么不穿件长袖。


        自从八月份那下了半个夏天的雨之后,天气一天比一天凉,到了这八九月交接的时候,秋意已是渐凉。在那阴雨绵绵的几个星期里黄少天曾不止一次抱怨过这个夏天估计就要这么被下没了,现在看来,倒还真是比往年短了不少。


        搓着手臂,黄少天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还没完全黑下去的天几颗稀星闪耀,他还记得七月份盛夏的时候曾拉着喻文州大半夜地跑去看星星,那时星河璀璨,如沐白银。


        真的是要到秋天了啊。


        莫名其妙地惆怅了一把,黄少天看了一眼也仰头看着星空的喻文州。


        不知道他看到的星空又是怎样的呈像,对于喻文州程序的研究,黄少天现在还没能完成。


        也许完成不了了吧。


        那天之后黄少天再也没有去看过寿命的倒计时,可能是纯粹的孩子赌气吧,他期待着电脑出错了,到了那天之后,喻文州依旧会笑着向自己问好。


        吸了吸鼻子,黄少天赶紧用说话来转移了越发伤感的念头。


        就如一直以来的那样,喻文州安静地侧耳听着,直到黄少天把自己说得没气了,他才浅笑着指了指天空。


        “少天,你遗憾吗?”


        “嗯?什么遗憾?遗憾什么?有什么好遗憾的?”黄少天有点惊讶。


        “看不到当初那样璀璨的星空了。”喻文州转过头看着他,似乎在等着他的回答。


        黄少天被这有些无厘头的问题给问得有些无语,但还是摇头道:“不会啊,这有什么好遗憾的,少了几颗星星又不是就没有了,至少以前已经看过了就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没准以后还有更好看的星星也说不定啊不是吗!”


        听着黄少天的话,喻文州竟是将手放上了左胸,淡淡地笑了。


        “我也是。”  


        至少曾和你并肩走过这个盛夏,又有什么好遗憾的呢。以后说不定还有更美的星辰,更高级的人造人会出现在你的生命中,未来还有什么,谁也无法断言。


         能成为你漫漫人生星河中,盛夏里闪耀的那一颗,我已经没有了遗憾。


         少年的路,还很长。


        黄少天瞪着喻文州看了一分钟,不好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


        “喂,小机器人,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看到少年紧张的神色,喻文州平静地笑着。


        “我知道。”


        “我一直都知道。”

  

10.

        这一天早上没有闹铃的声响。


        黄少天迷迷糊糊地睡过头了半个多小时,才意识到这个早晨安静得让人意外啊。


        爬起来一看闹钟,哦,又该换电池了。


        可是就算没有闹钟这个点喻文州也早该把他拽出去吃早餐了,这家伙,难道也睡过头了?


        有些郁闷地穿着睡衣就晃荡到了客厅,看见喻文州靠着沙发上闭目养神的样子黄少天真的浮现了这家伙睡过头的这个念头,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这家伙是人造人啊,不用睡觉的。


        那更不对了,他现在不应该在阳台上晒太阳吗?至少今天可没下雨。


        打着哈欠摔进了沙发里,黄少天抓着喻文州的肩膀晃了晃:“小机器人啊干什么呢,知道你没睡着赶紧起来别闭着眼睛和个坐佛像一样装高冷了啊,你再不理我我就把早餐通通吃光看都不给你看了啊——”


        说着黄少天突然闭嘴了,他惊愕地意识到,餐桌上好像并没有放好的早餐。


        站起来扶住喻文州的脸左右晃了两下,得到的依旧是那近乎机械化的平静笑容,没有丝毫睁眼的前兆。


        就像当初在停放间,黄少天第一次见到角落的他一样,安静地仿佛没有了生命。


        沉默了一分钟,黄少天的指尖有点发凉,今天,几号了?


        日历不在客厅,也无需再去翻看了,窗外挂着的几根树枝,不时落下的,那被风吹掉的发黄叶片,早已在瑟瑟早风中展现了一切。


        秋天到了吧?九月初了吧?


        夏天……走了吧。


        踉跄了一下,黄少天缓缓放下双手,往后推了几步,坐在与沙发相对的茶几上,愣愣地看着喻文州。


        是啊……走了。


        就这么愣愣地盯着喻文州看了很久,直到黄少天眼睛都瞪地有些涩,他才低头揉了揉眼睛,目光触到了喻文州手中拿着的平板。


        这家伙,什么时候开始玩这玩意了?


        小小地错愕了一下,黄少天俯身拿过了平板,翻面打开的一瞬,喻文州那平静的笑容竟然在有些暗的成像中温和地绽放着,看四周环境,应该是一段昨天晚上的录像。


        黄少天张开了嘴巴,呆呆地看着屏幕里的喻文州朝着镜头挥了挥手。


        早上好啊,少天。


        等你看到这段录像,估计已经快中午了吧,以后这赖床的习惯得改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更要照顾好自己。


        很抱歉啊,我要走了。


        没办法,不是不想当面告别,等我进入休眠的时候,你估计还在床上赖着呢。


        录像画面晃了一下,喻文州笑得有点无奈。


        程序我已经帮你在电脑里整理好了,一些格式也在桌面的文档里记录了,有时间去看看,算是我对你学习的一些帮助。


        老宅在家里不好,多出去走走。


        至于话唠啊,你开心就好了,那些老师不听就算了,不知道以后你一个人会不会有些闷啊,其实每天早上出去晒晒太阳对缓解寂寞挺有效的,实在无聊了,记得试试。


        不知不觉说了这么多了,我的话也被你带的越来越多了啊。


        屏幕里的喻文州抬头望了望外面,似乎在看外面的天色。


        时间不多了,少天,还有一句话我想对你说。


        挺感谢这个夏天能和你一起度过的,我也曾因为自己的缺陷而苦恼,直到看见你,我才发现原来一个人被别人称为缺陷的特点,居然也可以这么可爱。


        我愿意包容你所有的缺陷,喜欢你的所有。


        我很高兴能见到你。


        也许我们都是自己世界中的异类,但我会安静地去倾听你的一言一语,就如你一直包容我被人所唾弃的残缺。


        有幸你遇到你,在这个夏天遇到最好的你。


        少天,谢谢你。


        画面再次晃动了两下,喻文州看向屏幕的机械瞳孔忽然闪了两下,声音模糊了许多。


        可那份温和的笑容,就如一直以来的那样,不曾改变。


        喻文州看着摄像头,轻轻将手放上了左胸。


        我爱你。


        画面重归黑暗。


        黄少天平静地看着平板,有些孩子气的少年似乎在一瞬成熟了许多,不哭不闹,安静地把平板放在了一旁,然后缓缓起身,抱住了沙发上那具冰冷的机械躯体。


        少年眼眶有些泛红。


        我也爱你。


【人造人的梗具体没有写过,只是借用了机器人寿命的这个特点,如果有些地方出现了理论上的问题,很抱歉地在这里致歉了,就当是看着玩好了……另文中ooc致歉。】


评论(7)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