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甬

生鱼忧患,死鱼安乐。

#一帆生快##萤火#

#萤火#

#1007一帆小天使生快#


00

    星空辽阔下的夏夜唱着不休的蝉歌,月光照不醒草丛小径的晦暗,只是悠然洒下行人满眸星光,映着花丛里男孩柔顺的发廓,守望般静默。

    高楼林立的小区早已在酷暑下沉睡,唯有花坛树下仍缠绵着昆虫的鸣叫,如这夏天的热潮,令人心生烦闷。不知名的小虫落在灌丛枝头,振翅高歌之时却是突然被蹭过的裤脚惊扰掠起,空中低旋徘徊几圈,仿佛带着恼怒想看清这闯入花坛的男孩的容颜。

    “诶——?”

    似是被突然飞起的小虫吓了一跳,男孩猛地一转身,看清这小东西后才松了口气,暗暗搓了搓不知何时被划破的裤脚,继续向花坛中深入。

    “乔一帆,你在干什么?快回来!”

    突然的身后呼唤响起,男孩愣了愣,再次扭头见着母亲恼火的面容不禁尴尬地笑了笑,低着头像个认错的孩子般爬出花坛,老老实实地走回了母亲面前。

    “大晚上的不睡觉,出来瞎逛什么?”

    母亲怒容未消,抬手在男孩头上敲了两下,敲得男孩直吐舌头。

    “妈妈,你说花坛里能找到萤火虫吗?”

    “嗯?萤火虫?”

    母亲一怔,这种小虫子,有人会去刻意寻找吗?

    “是啊,妈妈,我在书上看到了萤火虫。书上说萤火虫很小,但是会发光,我在想如果能找到很多很多萤火虫的话,是不是能照亮这片花坛?”

    “怎么可能,萤火虫的光那么微弱,花坛这么大,不可能照亮的。”

    无奈地笑笑,母亲权当男孩是童言无忌了。

    “啊……”男孩神色有些失落,“真的没有办法吗?既然自己会发光,为什么不能让别人看见呢?”

    母亲有些惊讶地看着男孩稚嫩脸庞上的认真,在思考片刻后开口回答道。

    “因为它们现在的光芒还太微弱,总是被星星月亮给遮盖了光芒。可是当萤火虫越来越多,聚集的光芒越来越明亮时,每一个人,都会看见它那一直被遮盖的光芒。”

    男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抬眼,不远处一只孤零零的萤火虫闪着微弱的光,仿佛随时都要熄灭般。

    可是总有一天,所有人都会看见它的光芒。


01

    同样是那样一个记忆里酷热的夏日,乔一帆紧紧攥着手中的行李箱把手,抬头看向就在眼前的微草训练营标牌,掌心不知何时已经哗啦啦的浸满了汗水。

    真的,到现在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已经有机会站在这里了。

    深深呼吸了两下压住狂跳的内心,乔一帆大步迈出尽可能自信地,昂首走进了大门。

    荣耀,我来了。


02

    屏幕上的视角飞快旋转着,分不出天南地北,而队伍里的刺客已经被对方一记攻击狼狈地捅飞,头像第一个灰暗了下去。

    乔一帆有些颤抖着放开了紧握鼠标的手,鼠标上已布满汗渍。

    训练室里键盘敲击声和喊叫声不断,没有人来责备他,因为除了已经出局的他,队友仍在奋战。

    心怀愧疚与不安地看了看一旁高英杰的屏幕,战斗正如火如荼,可己方已经面临人数劣势。

    似乎觉察到了他的目光,高英杰抢出操作间的片刻,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笑容。

    乔一帆缩回了头,苦笑着。

    训练营生活并没有他想象的美好啊。哪个少年不曾轻狂地渴望一出手便被安上天才的名号,但是很遗憾,他乔一帆只是无数普通人中的一个小透明,除了一腔志气一无所有。

    从来没有闪光点,一直在被忽视。

    幽幽地看了眼饮水机,乔一帆自嘲地摇摇头。队里,除了高英杰,大概也就它和自己最亲了。


03

    “啊——?前辈……说什么?”

    在那个头顶君莫笑id的花花绿绿家伙说出阵鬼这个词的时候,乔一帆手下一滑,刺客顿时朝着空中挥了一下短刀。

    识大局?能兼顾到队友?

    乔一帆愣愣地,这评价他可是第一次听见,或者是,这是第一次有人给他这个小透明评价。

    他可有点受宠若惊。

    可是转型对于一个职业选手——哪怕未出道,都不会是一件小事,尤其是落到一向没有自信的乔一帆头上时,他不禁犹豫了。

    是继续老老实实地当好小透明,期盼奇迹的发生,还是为了大神的一句话,改练阵鬼?

    乔一帆很犹豫。烦躁地看了一眼窗外,月亮皎洁得耀眼,他哪怕盯着看再久,也不会出现萤火虫的光芒。

    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04

    在收拾好行李,再次站在训练营门口时,乔一帆叹了一口气,苦笑。

    全明星周末挑战第一阵鬼的失败,而且是那样懦弱的失败,令他险些放弃。

    事后队内各种非议质疑,也纷纷落入耳中,鲜有善言。

    更何况他本就是一个毫无存在感的小透明,就算合同到期后被扫地出门,他也不会有丝毫的意外。

    所以得到合约解除的消息,乔一帆选择了安静地接受。

    迷茫吗?困惑吗?无助吗?

    马路边车笛纷杂,过往行人匆匆,乔一帆站在其中,抬头看看四周,没有丝毫萤火虫的光芒。

    连自己都看不见未来的光芒了,还有谁会在乎呢?

    那一个夏天,似乎,没有见到萤火虫微弱的光芒啊。


05

    “前辈,我会努力的。”

    一寸灰紧握手中太刀, 看着敌人的倒下。屏幕上荣耀二字闪出,乔一帆松了口气,哪怕比赛席外兴欣粉丝的欢呼寥寥无几。

    对于一支草根杀出的新战队,又能有多少支持呢。

    而叶修和没看见这些似的,拍拍乔一帆的肩膀表示赞许,随即从容地给了下一位比赛选手鼓励。

    乔一帆有时候会觉得兴欣战队,好像曾经的自己。

    在一片质疑中——当然,他得到的更多是忽视——企图证明着自己,闪耀出自己的光芒。

    会成功吗?

    乔一帆握紧了双拳,目光坚定。

    会的,一定会的。


06

    “在保席的基础上,力争总冠军。”

    当兴欣仍深陷常规赛,叶修一脸欠揍地说出这句话时,所有媒体都恨不得拍死这个叼着烟的狂妄家伙。

    而如今,已经站上季后赛战场的兴欣无疑给了所有非议一个响亮的耳光。

    兴欣在被津津乐道之时,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提到那位“兴欣阵鬼”。

    据说他曾经是微草的小透明啊。据说他曾经被训练营解除合约啊。据说他以前是饮水机队员啊。……

    但是啊。

    他现在已经是兴欣的主力,是那个无论哪个战队都不得不重视的阵鬼选手。

    萤火虫的光芒,已经通过他不放弃的付出,变得不再那么微弱了。


07

    总决赛了。

    紧张吗?废话,非常紧张啊。

    但是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再紧张,也要走下去啊。

    乔一帆握着一寸灰账号卡的手在轻轻颤抖。

    萤火虫的光芒,要绽放了。


08

    荣耀。

    观众席上刹那间掀起巨浪般的尖叫,兴欣,兴欣的喊叫响彻在了整片场地。

    兴欣,是总冠军。我们,是总冠军。

    赛场中央聚光灯闪耀,乔一帆怔怔的,突然被喜悦湿了眼眶。

    那个曾经站在微草训练营门前不知所措的少年,已经同兴欣并肩登上了冠军的奖台。

    蜕变吗?逆袭吗?

    都不是啊。

    那只是一只小小的萤火虫,在黑暗中努力绽放出的光芒啊。


09

    如果你本来不过群星闪耀下,一只不起眼的萤火虫。

    那你一路走来的付出,将为你点上最亮丽的萤火。

    徘徊。失败。迷茫。质疑。忽视。

    将这一切一一踏过。

    少年的光芒,已经无可阻挡地耀过了曾经无法触碰的星月。

    亮过整片夜空,点燃那不言弃的执着。

    点燃那一丝,心底最初的自信同骄傲。

    那是一片萤火。

    微弱,却能照亮整片夜空。


10

    乔一帆,生日快乐啊。


#大半夜的来一发,画风莫名的严肃了啊x#

#最后再说一次,一帆小天使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