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甬

生鱼忧患,死鱼安乐。

#全职#关于叶神的一次采访

#全职#

#灵感来自几天前补的aph【我将逝去,而君永恒】,莫名被触动了……#

#时间是很多年后一次对叶修大大的采访#

#前方ooc预警……大概微虐?#


    片场的聚光灯呲呲闪了两下,猛地亮出的强光打在他抬起的脸庞上,白光炫目,照得他急忙撇过了脸朝着一旁的工作人员打了个手势:”可以了,准备开始吧。”

    那人默默点点头,架好了摄像机举起手挥两下示意已经准备妥当。

    他深吸一口气,整整衣领朝着面前这个叼着烟的大叔坐正,双手交叉平放露出职业的笑容。

    “那么叶修先生,我们开始吧?”

 

    他是电视台一个年轻的小记者,本来只有到处乱窜的苦活份儿,却不料被一个电视台临时策划的节目因人手匮乏从茫茫人海里挖了出来,还落得个面对面采访的美差。

    几天前他得到这个消息时瞬间心跳加快,立刻屁颠屁颠地拱到了主管的办公室,本以为会听到什么“少年啊我看你骨骼惊奇相貌不凡天生吉像前途无量,不如以为你跟我混吧”这类二流小说里土到飞起的桥段,好歹也是个全城热点采访一下瞬间天下尽知的烫手活儿,没想到主管大大把一份报纸往他面前一推,拍了两下。

    “这游戏也算是少有的老资历了,到现在二十一服开服群众反应都极为热烈。几天后开服,你抓紧时间找个老玩家采访下,就朝着这收视率,低不了。”

    游戏?

    他狐疑地抓过报纸瞥了两眼,荣耀?啊……这游戏挺火的啊,他虽然不是电竞圈的记者但也算是有所耳闻,要是能采访到荣耀职业圈里当红的选手……

    靠!够带感!他愣两秒一拍大腿反应过来,这要是能拿到一个职业选手的专访,他整个人连肉带骨头的都得在同行里火了啊!这tm真的是荣耀啊!

    没想到主管大大还有下半句,只见一张名片被隔着桌子递了过来,他想都没想珍宝般接过一看,傻眼。

    “先生……这是……”他反复看了几遍上面“叶修”的名字,这谁啊,从来没听说过?

    主管大大一副饱经风霜的样子:“你们这些小年轻可不懂了吧,这叶修可是荣耀职业圈的一代开拓者,从第一次职业联赛就出道了。嗯……好像叫啥来着,荣耀什么书?”

    主管干咳两声,他无语地看着主管,这满脸都写着我也不认识叶修的诚实就不要再拿出来摆弄了成吗?

    “总之,这名片可是我们好不容易弄到的,这次采访一定要做好,别浪费了这大好机会!”主管起身拍拍他的肩膀,宛若送行革命烈士。

    他黑着脸,拿着名片走出了办公室。

    不就是欺负他年轻,把一个采访过时大叔的活随便扔给他?荣耀职业圈那么多当红选手,偏偏给他一个……退役不知道多久的大叔?叶修?谁是叶修啊,从来没听说过!

    幽幽叹口气,他的注意重新回到了一片聚光灯下,那个一脸懒洋洋的大叔身上。

    怎么看都像个天天吃泡面的死宅?还留着胡渣?这衣服是要搭配的多随便啊,就差拖鞋了吧!居然还叼了烟,这一脸坐网吧呢是怎么回事!

    强忍着内心怀才不遇的悲愤,他清清嗓子看了眼手里的稿子。

    “叶修先生,听说您是荣耀忠诚的玩家,并且在联盟成立之初便已经是第一批开拓般的选手。那么我第一个想采访的问题……您觉得开服二十多年来,荣耀这款游戏变了吗?”

    “变?”叶修吸了口烟,“当然变了啊,现在等级上限都九十了,那神之领域少说也更新了五六个副本了。对了,还有野图boss的刷新——”

    “叶修先生,我指的不是这方面的变化。”他不得不打断了这完全不符预期的回答。

    “嗯?不是啊?那是哪方面?”

    “就是……类似荣耀这款游戏留给您的映像是否改变这类的。”

    “映像啊,boss刷新每周多增了一次,刷材料方便了一些——”

    “……叶修先生,我的意思是感情方面……”

    “啊,越来越爱这个游戏了。”

    “……”

    他努力遮掩着面部的抽搐,内心千万头长脖子生物呼啸而过。

    倒是那叶修,瞥了眼他憋的通红的脸,往椅背上一靠吸了口烟:“小记者啊,是不是很迷惑为什么没能去采访到那些当红的小家伙,而被派来我这儿了?”

    “——啊?!你怎么……”他一怔赶紧摸了摸自己的脸,这嫌弃,有那么明显吗?

    “猜的。”

    “……”果然,面对这种人还是安静闭嘴好了。

    “你应该不是专门的电竞记者吧,这采访各家王牌都是随队记者的事,你这种小年轻,估计很难有这个机会。”叶修似乎被聚光灯照得眯了眯眼,“不过既然能接了这个采访,你对荣耀多少还是得有点了解的?”

    吐出一口眼圈,叶修把那深邃的眸子转向他:“说说吧,最近几年荣耀联盟,到底有什么你们所谓的改变。”

    他被这问题问得愣了三秒,他虽然不是狂热粉丝但也不算什么小白,没事儿也陪朋友看看常规赛和季后赛的转播。虽然很想开口提醒这家伙,是自己在采访他,可是见着那闪着幽光的眸子,他突然有一种期待感。

    他感觉这个大叔有点不一样,尤其是谈到荣耀的时候眼里的光芒。

    这叶修绝对是个有故事的人。

    犹豫了一会,他选择了配合:“最近轰动较大的大概是蓝雨王牌选手卢瀚文的退役了,说起来蓝雨曾经好像也是一支劲旅,但神级角色索克萨尔一直未能找到合适的操作者,这次王牌选手再退役,已经没有多少人看好蓝雨能进入季后赛了……”

    “还有新嘉世——听说这名字的由来是因为以前有个老嘉世,这几个赛季倒是越战越猛,听说还准备向轮回收购一叶知秋……据说一叶知秋曾经也是嘉世的神级角色,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被轮回收购了去。”

    “还有……嗯,神奇战队倒也是一匹黑马,居然冲进了季后赛……对了,兴欣,上一赛季的冠军兴欣这些年倒是蒸蒸日上,神级角色沐雨橙风和海无量已经一身九十级银装了,还有寒烟柔也封神了,似乎要和一叶知秋争夺斗神之称了呢!”

    谈到兴欣,他似乎兴奋了不少——他自己也算是半个兴欣粉,别的关注的不多,对兴欣这个被誉为联盟奇迹的战队倒是滚瓜烂熟。

    “一寸灰在上上个赛季被誉为了联盟第一阵鬼,他现任操作者的打法极为豪放,和狂剑士有得一拼,可惜包子入侵还是没能撼动唐三打的第一流氓之位……不过迎风布阵倒是在上次决赛狠狠威风了一把,死亡之手那变态的施法距离,现在还没有哪个术士能超越……”

    说到兴奋他不由得举起手比划着,眼里也亮起了光芒,丝毫不在意身后还运转着的摄影机。

    那个叶修就靠在椅子里,淡淡地听他说着,脸上时而流露出难以形容的表情,直至那家伙夹下嘴边的烟按灭在烟缸,鼻息重重吐出一口烟,他才发觉自己已经讲了半天了,别人一支烟都吸完了。

    尴尬咳了一声,心理想着刚才这段一定要让摄影掐掉,正准备开口道歉时,叶修就这么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打火机,夹了一根新烟就抬头看了看他。

    “国家队呢?”

    对哦!国家队!

    他一拍大腿,自己咋把这事给忘了,国家队那可是每个人谈起荣耀都得扯上一两句的啊!说起来如今离国家队第一次出征似乎也有了十年之隔了,他好像还在哪见过一张纪念海报……

    有了!眼睛一亮他迅速从口袋里翻出手机,在那叶修默默的注视下飞快翻动了几个页面,随即屏幕朝上递了过去。

    “国家队到这一赛季结束便是第一次出征的十年纪念期了,官方还给出了精品的宣传海报……看看看,下面这一排是角色,上面便是选手了……”

    他不由得再次激动起来,的确,荣耀就是这么一个让只要有点接触的人,谈起来都会有热血感的游戏。

    叶修正准备点火呢,见他这么一递也是顿了顿,伸出一只手接过手机——没准是打算先瞥一眼再把烟点上,谁知这家伙接过后就愣愣地看了半天,眸中是他从未见过的光芒……如果那一点点的黯淡也能称作光?

    不过看这大叔的年龄……国家队最初,他应该是见识过的吧?可是这反应……有点……不正常?这是要多狂热的老粉丝啊?

    他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对面这人的脸,叶修的名字在脑海里打了两个转转,忽的一下,炸了。

    等等——叶修?!

    这名字好像在哪见过啊?!

    他噌地蹦了起来,聚光灯很配合地闪了两下,和着椅子差点被推翻的声响。

    “你你你——是叶修?!那个叶修?!”

    “你不是亲自叫了我叶修先生?”似乎被他这反应吓回了神,叶修把手机一放,夹起一直叼在嘴边没点燃的烟。

    是了!叶修!那个第一任国家队的领队!那个兴欣的筑基者!那个曾经被荣耀封神的职业选手!

    他激动过了也冷静了下,只不过脑子乱哄哄的先前的台词早已乱了套。就傻站了三秒 他突然蹦出一句说完自己都觉得无药可救的话:“那,那你为什么还要问我联盟的事情?你不应该很清楚吗?”

    见叶修沉默了半晌,他简直想抽自己一个嘴巴子:我靠啊这问题怎么看都和废话一样啊!会不会太冒犯了啊!……没想到叶修默默点完烟后,深深吸了一口,倒是看了他一眼。

    “因为我已经走了啊,不在联盟,自然谈不上什么清楚。”

    很平淡的一句话,没有脸T,也没有丝毫的悲伤,就好像在述说一个事实。

    他怔怔看了看叶修,那人的脸隐藏在烟气之后,读不见细微的表情,却仿佛在说:你看,我一个老大爷,连你这种小年轻都不记得我了,又谈什么跟上时代潮流去清楚新的联盟呢。

    如果时光倒流个十几年,现在自己面前的,恐怕是一尊大神吧?

    ……可是时光终究是去了,选手终究是退役了,就像现在的叶修,在联盟早已没了位置,新时代又有几个还会谈起这位曾经封神的前辈?

    他突然心里很不是滋味,就沉默地看着叶修把手机推回自己面前,指了指屏幕上笑得灿烂的年轻人。

    “喏,夜雨声烦,石不转,沐雨橙风,唐三打……这些角色都还在呢。角色只变了几个,选手倒是换了个干净,就是不知道这帮小鬼会在世界赛事上打出什么样的奇迹啊——”

    叶修低了声音,抖抖烟灰,沉默。他看着这位前辈,突然明白了刚才谈兴欣时,叶修脸上那难以形容的表情是什么。

    大概带了羡慕,带了感慨,带了向往,可是偏偏混杂着对岁月的无奈?

    也许,只是再也回不去的失望。

    他看着叶修,叶修看着他,四周仪器细微的声响在安静的空气里咔嚓沙哑。

    叶修狠狠吸一口烟,呛鼻的气味流入鼻腔,却压不下胸口的烦闷躁杂。

    其实他从未离开,自退役之后,每一场赛事的刻录他都有观看,一场未落。他甚至可以清晰地说出现任每一个角色的操作者,与他所认识那群人操作风格的不同。手中君莫笑的账号卡,也从未脱离掌心的温度。

    为什么?有人问过他,你再也回不去了。他知道,他当然知道。大概只是还有点不甘,就像魏琛曾和他开玩笑的那样:再老夫还敲得了键盘的时候,再让这群年轻人领教领教什么叫前辈。

    君莫笑在退役后没有被联盟留下,因为没有人能继承散人的职业。

    闲在家中无事时,他操纵着君莫笑跑遍了每一个神之领域的角落,企图再找找记忆里还熟悉的模样。

    可是渐渐的,他再也没见过微草蓝雨两家公会玩家为了冠军互掐,再也没见过boss混战里那几个冲在最前面的家伙,再也没见过私聊频道里刷屏的垃圾话,再也没见过几大公会会长哭丧着脸的来信,再也没见过蓝溪阁那个老好人的小剑客。

    他意识到,到了现在,大抵就剩下他了。

    他可以抓着某个人,指着新鲜出炉的国家队海报,一遍遍地对他说:你看,这个沉默的剑客,他的第一任操作者曾经逼得联盟改变了语音规则;你看,这个喜欢绕背的战斗法师,曾经是联盟最年轻而锋利的战矛;你看,这个溜得可掐时间的牧师,曾经是联盟有名的战斗牧师,抡着十字架可以打出十字军审判……

    可是没有人会记得他们,没有人会记得属于他们那个时代的辉煌。

    一批批的选手在更换,一个个的角色在变化。

    有人来了又走了,留下这一批仍处神位的角色,有的人不动声色地走了,宛若沉入深海,再也无人提起,有的人平静退役,有的人洒泪而别……而有的人,至今扔在坚守。

    唯一不变的,是一代代选手一直在追寻的,是那脱胎换骨却仍不断被注入新血液的联盟,是那一个个仍被传颂的角色,是那一直立于巅峰,未曾改变的金色荣耀。

     

    手中的烟不知何时燃尽了底,叶修抬头抖抖烟灰,小记者还没有把手机收回去,屏幕上几个年轻人的笑脸灿烂,眼底光芒闪耀。

    那是对荣耀的渴望,一如最初,一曾未变。

    底下一排角色依旧意气风发,不老的面容在炫丽装备的衬托下熠熠生辉。

    背景是特大的logo,荣耀二字夺目。

    “我将逝去,而君永恒。”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