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甬

生鱼忧患,死鱼安乐。

#全职#他们曾是少年

#这个其实是很久以前在qq上就发过的旧稿了…但最近闹文荒于是就搬上来凑了一篇?x#

#内容在原来的基础上略有修改#

#内含cp韩张,双花,喻黄,周江,伞修【不分攻受顺序】#

#继续微虐,非战斗人员请快速撤离……x#




1.“前辈,请多多指教。”

第一次遇见那个严谨的少年是在第四赛季,虽然是一名刚出道的新秀却从来没有紧张与自卑的情绪。那天他推着眼镜,镜片后的目光认真而理智,耐心地推论着每一种可能,努力将所有的差错压缩到最少。



后来,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他也是一如既往地平静。推了推眼镜,双手交叉放在桌面上,从容地开口宣布了退役。面对记者汹涌而来的问题,他平静地笑着,以最准确的答案一一解答。只是当最后,一个记者问起这位在联盟内出错率最低的战术大师,认为自己职业生涯内犯下的最大错误是什么时,他愣了愣,沉默着没有给出回答。



【我最大的失误,就是没能在你离开之前,陪着你,陪着霸图,拿下又一个冠军。】



2.“我不懂得如何后退。”

第一次见到这位坚定的少年或许已是第一赛季的事了。那时哪有什么豪门高手,是他一路领着霸图,挥舞着双拳顶在最前方,从不后退。对于一个少年来说,他或许沉稳霸气地有些过了头,但是那份年少的热血,一直燃烧在他的征途上,燃烧在大漠孤烟的烈焰红拳之上。



后来,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他不动声色地宣布了退役。对于这位联盟老将来说,退役或许早已是意料之中的事,那天的他神色隐隐有些疲倦,终究还是没法像当年一样,领着霸图继续往前冲了。当记者问起对于这支亲手栽培而起的战队还有没有什么想说的之时,他看了看身边的队友,语气一如既往的坚定。



【一如既往地,迎来霸图的又一个十年。】



3.“快来pkpkpkpk!”

第一次看见那个常把训练室闹得鸡飞狗跳的少年出现在赛场上时,是第四赛季。场下的他就像一个温暖的小太阳,总是一脸笑容地露着小虎牙喋喋不休。哪怕是在赛场上他也没能改掉这个习惯,他第一次出场时一频道的垃圾货不知道吓到了多少人。



后来,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他一言未发地等到了最后,简单地交代完了退役的决定。一直觉得采访他是个噩梦的记者们此刻都争先恐后地都过去一个个问题,他却一句话没说,只是愣愣地看着身边本应该坐着一个人的位置,在记者渐渐沉默的注视下,他揉了揉眼睛。



【嗨,抱歉。蓝雨最锋利的利剑不能再带着你的那份荣耀,继续守在蓝雨前方了。】



4.“多谢前辈赐教。”

那是个一直因手速而被否认的少年,直到他用他特有的慢节奏打败了蓝雨老队长。就像被否认时他不曾自暴自弃般,后来同那个被蓝雨誉为天才的话唠少年一同站上赛场时,他也只是用最冷静的姿态,微笑着指点着布局。剑锋所指,必有诅咒随行。



后来,赛后的记者发布会上,他仍是温和地笑着,手指弯曲轻扣着桌面,宣布了退役。那场发布会意外地安静,大概是因为某个家伙执意不愿出席的缘故。还是那么小孩子气呢。他苦笑着摇摇头,不失风度地回答完一个个问题,在退场的过道中,他低头取下眼镜,罕见地没了温和的笑意。



【对不起,不能再陪你见证蓝雨的下一个夏天。】



5.“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有没有兴趣和我来个组合?”

第一次见到那肩扛重剑的桀骜少年,是在那一场网游的大乱战之后。血条尚且不满,连角色外形都因乱战而有些狼狈,他那语气和本来没有神色的双眼中,却是满满都是意气风发。那时他们一同从网游起步,一点点磨合着,谈论着年少梦中的天大地大。



后来,他因手伤不得不退役,落花狼藉在了那一个盛夏。看着面前他最好的伙伴,他最得力的搭档,这个还能再战的少年,他突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羡慕与惭愧。紧紧握住少年的手,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请连同我的那份一起,一起赢下去。】



6.“有一些东西,我不得不去追求。”

少年第一次踏上职业的荣耀战场,是在第二赛季。那时他指间弹药飞扬,爆落出一片片百花缭乱,配合着身前狂剑士的冲锋。尽管刚磨合的技术还不算耀眼,他却在无数次赛后,兴奋地和身旁的少年谈论着冠军的目标,眼中闪耀着期待的光芒。


后来,赛后的记者发布会上,他努力保持微笑,却终没能掩盖住失落和不舍。当被问起整个职业生涯未能夺得一冠,而是四亚的战绩有何感想时,他沉默了一会,开口却很是平静“遗憾,当然遗憾,但是这种事,我不是应该早就习惯了吗?”


【我职业生涯中最遗憾的事,是没能和你一起,把约定好的路走完。】


7.“嗯…”

当这个沉默的少年在第五赛季站上赛场时,没有人料到他会领着轮回杀出又一个王朝。场上枪弹飞扬,灰色风衣卷起西部荒野的风沙,枪王的名号从此响彻整个联盟。而场下,少年只是沉默地坐着,认真地看着每一场比赛,安静着一言不发。


后来,赛后的记者发布会上,他呆呆地坐着,说出退役两个字之后沉默了很久。记者们抛出一个个问题,眼巴巴地企图从这昔日的荣耀第一人口中得到什么爆料,但他在那句话说完之后,便再也没有说话,现场沉默着。直到有记者看到他边上空着的座位,才想起那个一直陪着他身边的副队长,早已不在。


【江,如你所愿,我带领轮回,走到了最后一刻。】


8.“我会扛起微草,向前飞去。”

第三赛季时的微草也不过是无名小队。是少年毅然站出来,领着微草一路披荆斩棘杀向了豪门的行列。那个有着大小眼的少年,他手下的魔道学者就如被魔法操控着一般,走着诡异的路线,撞破了新秀墙,载着微草向前飞去。


后来,赛后的记者发布会上,这位魔术师从容地宣布了退役。没有悲伤,没有黯然,他脸上甚至还带着欣慰的笑容。自若地在媒体面前回答着一个个问题,就像往常一次次招待会上队长应该做的那般,最后离场时,他微笑着朝队友挥了挥手,目光落在仍然有点腼腆的少年身上。


【接下来,就由木恩乘着微草向前飞去吧。王不留行,已经累了。】


9.“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作是荣耀,而不是炫耀。”

那个离家出走的少年,在荣耀大陆上找到了自己的归宿。那个持枪的少年,那个提着重炮的少女,和他手中的战矛一起,意气风发地冲向荣耀的巅峰。


后来,在夺下第四个总冠军后,他宣布了退役的消息。拒绝了所有的媒体采访,只有当队友前来询问时,他才笑笑说,“该回家了。”


【我做了一场梦,梦到了十年的荣耀光芒。】


10.“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那个手持神枪的少年,从最开始输给一个战斗法师猛的爆了句粗口的年少自负,到研究千机伞一点一滴辛苦心血的付出,都有那么一个家伙一直在他身边。到了等级上限更新时,心血在一瞬消融的他,只是沉默了半晌,随即说出了从头再来。他看见身边的少年露出了欣慰的笑,他暗想,我可还要陪你一起走下去呢,怎么会就如此放弃。


后来,南山草荒,四季无秋。


【完】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