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甬

生鱼忧患,死鱼安乐。

#喻黄#热水的正确使用方式

#那个说秦淮是一月零度等温线的地理老师别走…。#

#野生南方人已经在寒潮里冻成狗#

#有没有人想来G市堆小冰块人!【bu shi】#


        黄少天吸了吸鼻子,他已经分不清吸进去的鼻涕和冷空气有什么不同了。

        对于冬季里仍怀着一颗炽热心脏顽强活着的南方人来说,暖气这种东西其实是可以和空调搞混的。不过冬天再怎么冷也能在十度左右徘徊的天气也确实令他们有这个起床洗澡睡觉从来不开暖气的资本。话是这么说但在冬天里洗澡不管在哪都可以被列入满清十大酷刑啊……说不定起床这件事不存在的话它都可以名列榜首了。

        是的,起床。

        看着离自己足足有一米距离的衣柜黄少天痛苦地颤抖了一下,他露出棉被的脸已经亲切地感受到了寒潮的爱抚。实际上他很早之前——至少他是这么想的——就已经醒了,裹着棉被坐在床上只露出一个头,苦苦思索着起床的各种姿势。

        ……然后他发现只有离开被窝这唯一一个高能高危非战斗人员不宜尝试的姿势。

        没有暖气和抗寒体质的南方人要怎么度过这次暖冬中寒流突然带来的惊喜?

        用两个心房两个心室里存着的一腔热血。

        深呼吸一鼻子鼻涕,黄少天猛地掀开了被子扑向衣柜,一脚踩在冰冷的地上顿时令他一颤,革命的觉悟指引着他一边持续掉血一边顽强地朝着衣柜伸出了手——

        ——“黄少!”

        房门被猛然撞开,冷风带着顶着一身棉衣上薄薄的雪花卢瀚文冲了进来,小鬼围巾后面的脸冻得通红:“黄少黄少黄少!我们在门口堆了一个小冰人,你快起床来——诶黄少,你怎么了?”

        只穿了一件单衣的黄少天扑通一声跪在了衣柜前。


        “我很好…”

        黄少天的声音在抖,黄少天的牙齿在抖,黄少天的头在抖,黄少天在抖。他颤抖着把手扯进袖子里,随后塞到了自己颤抖的怀里。

        “……真的…”

        怕是喻文州不相信一样,黄少天叼着温度计沙哑地补上了两个字。

        若是其他人在这,一定会担忧地看着他:一点都不好,这一点都不好…黄少他,他一句话居然只说了五个字……

        “这几天G市寒潮,不管什么时候都得多注意保暖。虽然还有一两天就会回温了,不过俱乐部这边暖气我还是申请了最好备用几台。”喻文州抬手轻轻敲了敲自己的眉心,无奈地看了眼蔫成一团的黄少天,“少天,下次最好把第二天要穿的衣服在床头放好。”

        黄少天蔫蔫地点了点头,他觉得自己像一根脱水的秋葵。

        喻文州叹了口气,把他嘴里的温度计抽了出来细细看了看,神色才略略缓了几分:“没有发烧,问题应该不大。一会我帮你把药拿过来,这几天多休息,多喝热水就好。”

        “自己多少得注意着点,别像个孩子一样。少天要是病倒了,这寒潮凉可得凉到这儿了。”喻文州浅浅笑着,左手在胸前画了一个圈。

        “……?!”冰冷的脸上好像瞬间暖了一下,黄少天利索地站了起来看向天花板,“放,放心把队长我没有事的!药什么的我自己可以去拿的!没事,真的没事!”

        “外面现在很冷,病号还是好好待在暖和的地方比较好。”喻文州不紧不慢地拦下了黄少天,语气温和,“少天如果想找点事做的话,可以去一楼打一杯热水给自己暖暖手。”

        黄少天呆了一会,直到喻文州伸手帮他整了整围巾他才反应过来:“哦……哦哦!谢谢队长…!”

        喻文州平静地笑了笑,转身轻轻合上了房门离开。

        用手捧住脸呆了好一会,黄少天才发现自己的脸什么时候这么烫了……都不由自主地捂脸暖手了。不过热水确实是很需要啊,恰好现在手挺冷的……

        诶等等,那等会队长回来之后,手会不会也很冷?

        当喻文州拿着药回来的时候,他发现黄少天正缩成一团抱着手里的热水,目光无比严肃地仿佛在思考着什么。抬眼看见喻文州,黄少天吸了吸鼻子,庄重地,突然一把抓过了喻文州的手。

        “…少天,怎么了?”喻文州小小地惊讶了一下,他刚从外边回来,手已经是冰凉的,被黄少天这么抓着,竟是有一丝丝让人惬意的温暖。

        “队长我和你说,因为怕你回来的时候手很冷但我打回来的热水已经冷了,所以我没有帮你也打一杯热水,但我决定先把自己的手暖了然后再帮队长你暖手……”黄少天显得有些语无伦次,最后他用吸鼻子后的一个笑容来结束了这段话。

        “所以队长,我做你的热水帮你暖手哦。”


#颤抖着说请给我一个暖手小天使x#

   


评论(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