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甬

生鱼忧患,死鱼安乐。

#原创#暗杀者与大魔法师

#脑洞产物#
#画风清奇!#

暗杀者与大魔法师


你是一名刺客,效命于邪恶的反派势力。
所谓反派势力,就是帝国要干什么,一定要插一脚。比如今天有消息说帝王要出来晒个太阳,你就得奉命跑去皇宫顶上,等着帝王出来啪地往他头上浇一盆水;或者哪个诸侯兴致冲冲要去狩猎了,你就得前一天晚上潜进他房间,悄悄把箭矢全部换成马桶抽。
由于你身手敏捷,实力非凡,组织非常重视你,把你称为“暗杀者”。
所以这一天,组织把一个特别重要的任务交给了你。
“绑架帝国的大魔法师。”


“你被绑架了。”你面无表情地把刀架在大魔法师脖子上。
帝国的大魔法师是个和你差不多年龄的少年,你闯进来时他正在津津有味地看着什么,张红了脸兴奋得发抖。被你抵住了脖子后,他大叫一声,动作麻利迅猛地把书塞进了桌子下。
藏完了书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再次大叫了一声:“啊……!你你你,你想干什么?”
你的设定是个冷酷的刺客,所以你二话不说抄起了准备好的麻袋往他头上套去。
“等等!我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绑架我!”大魔法师按照常规剧情开始奋力反抗。
你继续遵从自己是个冷酷刺客的设定,保持沉默一手刀打晕了他,随后塞入了麻袋。
你把麻袋扛到肩上,走了两步突然虎躯一震,意识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这家伙——
——真他妈重。


大魔法师的家在地图上的位置是在帝国最里面,所以要想把他运到组织去,需要走很长一段路。
你不打算扛着这么重一个家伙一路走过去,所以第二天早上,你把他丢在湖边,解开麻袋往里面洒了点水。
很快大魔法师咳着嗽钻了出来。
你掰了一半面包给他:“吃饭。”
“喂,你到底想干嘛。”大魔法师犹豫了一下,接过面包啃了一口,盯着你的侧脸,“难道是某个反帝国黑暗组织派出来暗杀我这个受到光明之神神圣之力眷顾的背负着解救世界力挽狂澜重任的命定之子的吗?”
因为不太懂他一大串说了什么,你没有任何反应,继续啃面包。
大魔法师沉默了三秒,突然把面包往嘴里一含,站起来朝湖里跳。
你猛地起身一把将他抓了回来:“你干什么?”
“呃,逃跑。”大魔法师有点不可思议地看了看你抓住他的手,“你怎么抓住我的?”
“……”
你一手刀把他敲晕,利索地塞进了麻袋。
你的任务从未失败,所以不可能有人能从你的手下逃脱。


又走了一段路,你们来到了帝国中部的沙漠。
骆驼商队的领队用挑剔地目光看了你和大魔法师一眼,说出了非常经典的话:“想要搭我们车队横穿沙漠也不是不行,但是需要报酬。这样吧,南边的绿洲最近有沙漠狼群作乱,你去杀死十只沙漠狼,带回来他们的狼皮,我便载你们一程。”
你接受了任务,带着大魔法师来到了绿洲。
“你是大魔法师的话,应该会使用魔法吧。”你看了看这个连法杖都没有的大魔法师。
“嗯……以后会的。”大魔法师摸着下巴避开了你的目光。
你抓着匕首的手一紧:“以后?”
“我和普通魔法师不同,我的法力是来自于光明之神的。”大魔法师表情自豪,“所以只有光明之神决定赋予我神力的那天,我才能获得法力哦。”
……那还真是麻烦了。你想了想,可不能这样把他带去狼群那边。
“你在这等我。”你从背包里抽出了一把短剑递到他手中,独自一个人向着任务地点走去。
“……喂。”大魔法师看着手里的短剑有点发懵,随后回过神来,表情若有所思。
等到你处理完狼群,回到约好的地点一看,大魔法师已经不在了。
你疾走两步,发现那地上的沙子被短剑划出了几个字。
……
“大傻逼我又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你怀疑这个大魔法师智商欠费十年没还清。


    最后你翻过一座座沙丘,在一小片水塘边逮到了大魔法师。
期间你大概砍翻了几十只狼,濒临渴死三四次,差点给晒得中暑一两次,并且在最后剁了一只地图boss级别的大沙蝎的时候左手受了伤。
与其说是逮到,不如说是发现。因为大魔法师已经呈大字型躺在地上,饿得没力气站起来。看见你之后,他有气无力地朝你挥了挥手。
你坐了下来,分了一块已经干掉的面包给他。
“唉……不愧是反派势力,真厉害啊,又被抓到了。”大魔法师津津有味地啃着面包。
“这是我的任务。你逃不掉的。”你在水边洗了把脸。
“我还以为你会说‘再逃就杀了你’什么之类的。”面包很快被大魔法师吃完,他又从你背包里掏出来了一块,“喂,你们反派势力到底要做什么?留着一个帝国的强大魔法师怎么看都不对你们有利吧?”
“我接到的任务是绑架。所以我会把你活着带回组织,其他我无权过问。”而且根本不强大。你洗完脸,站起来背好了背包。
“跟上。没有我保护你,你走不出这个沙漠的。”
听见你这句话,大魔法师小小地抖了一下,然后利索地爬起来跟上了你。
“反派小哥,你还真是冷漠啊。”
“……嗯。”毕竟刺客这个设定嘛,就是又冷又酷还必须很厉害的。你想着,悄悄把受伤的左手往衣服下藏了藏。


找到了回去的路,你们跟着商队穿过了沙漠。
过了沙漠,是帝国东南部的繁华集市。但是因为你是反派,还绑了个帝国大人物,所以你们得绕着那人多的地方走。
按照经典剧本,你们在集市外找到了一个人,他说:“我知道一条路可以绕开这个集市。但是你得帮我一个忙。我的女儿病倒了,需要西边洞穴里的草药。可是那边的史莱姆太多了,你如果能帮我消灭五只红色史莱姆和五只绿色史莱姆,我就告诉你那条路。”
你点点头,接受了任务。
这次你吸取了教训,把大魔法师带着一起过去了。走到洞穴的时候,已经傍晚,你生了堆火,准备在这块地方先过一夜。
大魔法师就着火堆在烤你刚抓到的兔子,见你支着下巴沉默地看着火堆,他往你这边凑了凑:“小哥,你想不想知道那天你绑架我的时候,我在看什么书啊?”
“不想。”你往边上挪了挪。
“……哎呀,别这么冷漠,我们现在好歹是共同睡在危险的旷野上生死与共的队友了,我跟你说吧,其实那本书,叫‘千篇一律的王子救公主故事范本’。”
……听名字就知道内容了。
“是一个关于美丽的公主被坏人绑架带出了城堡,勇敢的王子骑着白马去救出了公主,最后两人幸福生活在了一起的故事——”
所以我算是推动了故事情节发展吗。可是打住,这跟美丽的公主没有半毛钱关系。你按住了自己的太阳穴。
“可惜你来的时候我还没看完,只是刚好看到了王子救公主的部分……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大魔法师似乎特别兴奋,完全没注意到快烤焦的兔肉。
“救一个美丽的公主。”你叹了口气,醒醒吧,故事里都是假的。
“不。”大魔法师神采奕奕,“是这王子太他妈帅了,我也想要一个。”
“嗯。…………………………啊?”你扭过头去盯了他一会。
“如何,小哥,被我的想法打动了吗?”大魔法师似乎双眼都亮起了粉红色的光芒。
“……不是。”你伸手指了指,“兔肉焦了。”
“——哈?!”
“吃完睡觉。”你躺了下去,翻了个身背对大魔法师。
大魔法师似乎有点泄气:“喂,小哥,你真的没有一点感想吗?”
“没有。”
你背对他,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你忽然醒来时,那堆火已经熄灭了。
在火堆的边上,是已经不见了的大魔法师用木柴划开泥土留下的字迹。
……难道。
“大傻逼我第三次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去你妈。你咬紧了牙齿。这次少了几个哈是因为上次笑太猖狂打嗝了吗?!
你立刻背好背包起程去找大魔法师。最后依稀的足迹引着你到了一个洞穴前,便是那个满是史莱姆的危险洞穴。
那个白痴!他怎么可能应付的了!逃跑也不挑个方向吗!
你心中怒火中烧,顺着黑乎乎的洞穴走了下去。大概是因为生气的原因,你这次格外生猛,见一个史莱姆砍一个,硬生生是砍到了洞穴最底层。
“大魔法师!”你闯了进去,大喊了一声。
“……我在这!”黑暗中有人弱弱地回应了你。
你翻开背包,擦起火柴点亮了一盏油灯,眼前的景象不禁让你胃中一阵翻滚。
那是一只大到像是十几只史莱姆黏在一起搅成糊的绿色家伙,本来正弓着身子不知道在寻找些什么,感觉到你这边传来的灯光后,它抬起了头,朝着你张开了生满错乱利齿的巨口。
恶心死了。你赶紧把油灯往相反的方向一扔,引走它的注意力,摸黑顺着声音的方向去找大魔法师。
“这里,我在这里!”大魔法师压低了声音喊你,你摸着石壁寻过去,最后抓到了他的手。
你总算是松了口气。
“跟我来。”你抓着他的手,沿着石壁往来的方向走,走了两步,你突然停下了步子。
有种呼噜呼噜的声音,似乎就在你们的上方响起,像是巨大的果冻在呼吸。
“我说跑,你就跑。沿着石壁跑,往外面跑。”你松开了大魔法师的手,压低声音对他说。
“可是——”
你一把抽出了短剑:“跑!”
短剑挥斩而出,你感到自己刺破了什么东西,粘糊糊的汁液溅了你一身。那呼噜呼噜声骤然增大,一股腥臭朝你扑来,你往旁边一躲,又凭着直觉挥出一剑,这次砍在了柔软的东西上,你听见头顶传来的呼噜呼噜声顿时变得痛苦。
难道是刚好伤到了眼睛?你赶紧转身,拔腿就跑。
“小哥,这里这里!”你听见了大魔法师的声音,跑了两步,你的手被一把抓住,他拽住了你,拉着你往一个方向跑去。
身后的呼噜呼噜声痛苦了一阵子,又像发疯一般突然暴怒了起来。
可是没关系了,你眼前猛地一亮,你们已经跑出了洞穴。


付了钱币,你们在那人的家里借宿了一晚,你顺便洗了个澡,换上了一身新衣服。
任务完成了,那人也告诉了你们离开的途径。修整了一晚,第二天你便带着大魔法师继续上路了。
“小哥,你的伤真的没事吗?”大魔法师似乎学乖了,主动帮你背起了背包。
“没。”也不是什么重伤,只是被小史莱姆咬了几口。你活动了一下缠着绷带的手证明自己无碍。
“嗯……我也不知道那地方居然会有那么大的史莱姆啊,只是想着,你肯定想不到我会往洞穴里逃,所以就往那边去了……结果,还是给抓到了。”大魔法师连说话的语气都小心翼翼的。
确实想不到。但是你留了脚印啊。你有些头疼:“你差点死了。”
“啊哈哈,现在不也还活着……那个,下个地方是哪里啊?”他挠了挠头,看向一旁。
“帝国南部的峡谷。”过了那里,就算出了帝国国境,便是组织的所在地了。
“……成吧,看来逃跑的机会不多了。”大魔法师叹了口气。
“你最好放弃这个念头。”你冷冷地朝他瞪去。
“想都别想。”他迎上你的目光,白了你一眼,做了个鬼脸。


南部峡谷虽然地势崎岖险峻,恼人的怪物却还真没多少。
所以你们这一行意外地顺利,几天后,峡谷边缘就已经远远地出现了在你们眼前。
“喂,小哥,过了那里就出了帝国国境了吗?”大魔法师在岩石下面,指着不远处那一道如刀削般的一线天朝你喊到。
你攀上一处高岩,点了点头回应他。
从这个高度望去,已经可以看见峡谷外一望无际的草原了。其实帝国国境并没有到达整个峡谷,这块地又难走又贫瘠,没人想要。所以昨天绕开那座关卡之后,你们现在的位置实际上已经走出了帝国。
任务终于要完成了。
你眺望着那无垠的草原,如释重负般呼出了一口气。
但这口气很快就给你憋了回去。
俯视过去,草原上除了绿油油一片,和偶尔几块怪石……还有几个移动的小点。
移动的小点?你心里涌上一阵不安,往前走上两步,眯起眼睛望去——不,不是几个,是……
一群朝着这边赶来的人!
与此同时,身后的峡谷传来一声号角,顿时峡谷四处此起彼伏地响起了号角的响应。
你立刻跳下了高岩,顺着坡势滑向一脸惊恐的大魔法师:“跑!”
“他们是谁?是帝国派来的追兵吗?”大魔法师被你一拽,回过神来。
你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回答,忽的头皮一阵发凉。凭着对危机的直觉,你毫不犹豫地把大魔法师往自己身后一拉,随之而来的是肩头钻心的疼痛。
混蛋,暗箭伤人!
你咬着牙抓住了自己肩上的箭,看见剪头处浸出的暗色液体,脸色顿时一白。
“不是……不是帝国的追兵。这些人……”
一阵麻木感从肩头阵阵泛开,你紧紧皱起了眉头,一把抓住大魔法师往岩石崎岖的地方跑去。
“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反派势力!”


“首领,已经确认那两个小鬼就在这片怪石林里了。”峡谷一处高岩上,一个装束异族装束的男子向着他们的头领报告道。
“好在安插在帝国中的眼线发挥了作用……这次逮到了帝国的大魔法师,来做威胁帝国的条件同帝国交涉,我们这一南部小国,指不定便能与帝国平起平坐了。”首领握紧了双拳。
“是!首领英明!”第一个人单膝跪地,朝首领作了个揖。
“首领,首领!”很快第二个人攀上了高岩,他神色却不如第一个人从容,“我们的人手损失比预计的大很多!那个,那个同大魔法师一道的人……怕是没那么容易解决!”
“不过是两个小鬼,有什么难解决的?”首领挥了挥手,“围住怪石林,弓手占据高处,其余人马全部正面进去搜索!我倒是要看看他们能躲到几时……”
“遵命!”第二个人领了命令,转身正准备走,却又被首领叫住了。
“大魔法师必须给我抓活的,至于另一个碍事的小鬼……”
首领思索了一下:“……杀了。”
“遵命!”

十一
你深吸一口气,一咬牙,把箭矢给拔了出来。
还好这有处能藏身的巨石。伤口的血噗嗤噗嗤地往外冒,更让你揪心的是颜色已经发黑了。虽然暂时不至于致命,但是……
很他妈痛的啊!!
你忍着,继续坚持冷酷刺客这个设定,四处寻找可以包扎的东西。
连背包都在路上掉了。现在你和大魔法师两个人,和你的一把匕首,伸个头出去就是不知道哪来的一大群敌人。
“小哥,你打算怎么办?”大魔法师看见你噗嗤噗嗤地往外冒血,脸色也有点苍白。
“……这群人多半是冲着你来的。”看来想绑架大魔法师的反派势力,并不止组织一个,你想。
你喘了口气,靠住岩石继续道:“所以现在唯一的计划就是,不让他们抓到。”
“可是他们人也太多了——”大魔法师苦着脸还没说完,你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
石头后面传来人的脚步声:“喂,这边,往这块石头后面看看。”
你从地上抓起了匕首,贴身在岩石侧边,朝着大魔法师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脚步声渐渐靠近,很快的,你甚至可以听到那人的呼吸声,他走过岩石,往这边望来……
你一刀划破了他的喉咙。
血花喷涌而出,溅得你本来就沾满血污的衣物上又一大片鲜红。那人保持着惊讶的表情,慢慢向后倒去,最后碰的一声砸在地上,嘴巴还大大地张着。
你一转身,抓着匕首朝另外两个人冲去。
他们的眼神瞬间变得恐惧、惊诧,但是很快就被兴奋所代替:“喂,在——”
难道看见我是这么愉快的一件事吗?你神色一冷,不等那人喊出后半句话,血液便从他颈部喷涌而出。
又是两具尸体倒在了地上。
大魔法师颤抖着从石头后面探出半个头:“你,你……还真是熟练啊……”
因为我的设定是个冷酷的刺客啊。你长长呼出一口气,刚直起身子——
——咻。
大腿猛地传来尖锐的疼痛,你不受控制地向前跪倒,匕首掉在了地上。
“小哥!”大魔法师朝你跑来。
又来吗……你咬紧牙关,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高岩上一名弓手刚刚放下他的弓,掏出腰间的号角,沉声吹响。
不远处号角响起回应,脚步声如一头巨兽,渐渐朝这边靠近。
“……跑不掉了。”你试着站起来,却又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箭头的毒似乎已经在你体内沸腾起来了,你四肢越来越沉,沉到好像要就这么沉在大地之中,再也不醒来一般。
“小哥,别放弃啊!”大魔法师蹲在你边上,企图拉住扶你起来。
但是怎么也做不到。
你抓起地上的匕首,塞到了他的怀中,你的手有点发抖:“他们很快就会过来。”
“小哥……”
“你拿着这个。”
“小哥……!”
“现在就走。”
“小哥!!”
你已经感受不到自己的四肢了,用最后一点力气支撑着脑袋,你抬头看了大魔法师一眼:“你不是…一直……都想逃吗?”
“逃吧。”
“越远越好。”
我不会再去抓你了。
你听见了大魔法师的哽咽,你听见了那群人发现你们而发出的喊叫。
你眼前一黑,栽倒在了地上。

十二
很久的黑暗。
你似乎是听到了风声呼啸,雷声轰鸣,还有从天而降的烈焰席卷一切,甚至是大地崩裂之声。还有嘈杂的人声喊叫,一路上来的各种怪物的嘶吼,和冗杂的、分辨不出的嗓音。
所以当你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蓝到刺眼的天幕时,你一时以为自己到了天堂。
可是你支撑着身子坐起来,浑身剧烈的疼痛和四周嶙峋怪石上干涸的血迹时,你想起了自己躺在这里的原因。
“怎么会……我……还活着?”你扶住了额头,周围的惨状让你不敢去想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你站起来,蹒跚地走了两步,脚尖碰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
是你的匕首。
你低下头,蹲下身子捡起匕首,发现匕首前边的一块岩石上,有些细细的刻痕。
是用匕首刻下的,所以字迹有些扭曲。可是你走近一看,还是可以辨认的。
……
“大 傻 逼 ……”
喂。你仿佛知道了下面写些什么,心里却突然地放松了一些。
就是说,那个大魔法师成功逃走了吧?这次是第四次了吧,肯定又要有一大串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 ”
你往下看去,心脏又猛地一揪。
“……喜 欢 你 。”
像是心脏被突然捏碎了一般。
你一下子跪坐在了地上。

十三
“喂,你听说了没有啊?帝国南边那个小国家,企图在我们南部峡谷那里搞事啊——”
“是啊是啊,但是被大魔法师给轰成渣渣了啊……啧啧啧,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勇气,敢向帝国挑战,别的不说,还真是小看大魔法师……”
“可是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为啥大魔法师会跑到南部峡谷去?”
“这个问题问得好!……说不定,是给啥反派势力绑架去的?——诶哟干嘛,好痛!”
“傻了吧你!大魔法师那么强,怎么可能被绑架呢?”
“没错,但是据说现在大魔法师人不在帝国,帝王派出的搜查兵也没找到他呢……他去哪里了呢?”
“谁知道呢……”

十四
“你再敢给我搞那种遗言一样的表白,我就剁了你。”
你隔着一桌子热气腾腾的饭菜,紧紧握着匕首看着对面那人。
“哎呀小哥,吃饭吃饭,把武器收起来别冲动啊——诶看不出来你手艺还不错?”
大魔法师津津有味地捧着饭碗,吃的不亦乐乎。
“哼。”
“噗——”大魔法师一下给呛到,睁大眼睛看着你,“你你你,咳,刚刚是不是傲娇了一下?”
“没有。吃饭。”你放下匕首,面不改色地捧起了饭碗。
大魔法师扯过一张纸擦了擦嘴:“诶小哥啊,我上次和你说的那事你也考虑下呗。我现在得到神的力量了,是受到光明之神神圣之力眷顾的背负着解救世界力挽狂澜重任的命定之子了,怎样,和我在一起,不亏吧?”
这人怎么这么不害臊!你皱着眉头,把脸又往饭里埋了埋。
“我现在还在任务中。需要把你活着绑架到组织。其他事以后再说。”
“哎呀这些都是小事啦,你去哪我去哪,怎么样,喜欢我吗?”
“……吃饭。”
大魔法师哼哼了两声,两三口扒完了饭,站起来准备走出去。
你手里的筷子停了停。
“我考虑下吧。”
大魔法师立刻一个急刹车甩头看向你:“啊?你说啥?”
“我说……”
“我考虑下吧。”
“和你……在一起……那件事。”
我可去他妈的冷酷刺客设定吧。

END.

评论(5)

热度(2)